您現在的位置:首頁>市場>經濟評述
 
推薦:
字體選擇:
 
張家港和瀏陽基層城鎮化的實踐
日期:2019-12-20 09:58 作者:北京大學社會學系 盧暉臨調研組 來源:農民日報
 
下載文件:  

  近30年來,大量農民工為生計涌入工作機會更好的大城市。我們需要關注另一種城鎮化方式的可能,即在戶籍所在的市縣范圍內實現就業并定居,我們將其稱為“基層城鎮化”。

  2019年7-8月,北京大學社會學系組建“基層城鎮化”課題組,選擇江蘇張家港、湖南瀏陽兩個農村改革試驗區,開展了專題調研,通過梳理兩地城鎮化的歷程與現狀,探究兩地基層城鎮化推進的動力、機制及其結果,以及城鄉關系下的基層城鎮化的特點與模式。

  

  一、張家港基層城鎮化的實踐

  張家港擁有蘇州最大的強村群體,2018年張家港村均穩定性收入達960萬元,城鄉居民收入比為1.96∶1,是全國城鄉收入差距最小的地區之一。在經濟維度上,產業在鄉所造成的“留鄉”拉力在張家港地區表現得極為顯著。

  20世紀90以來,張家港鄉鎮教育同樣經歷了“文字上移”的趨向,各鄉鎮中小學學生數銳減,中心鎮——楊舍鎮的中小學學生數激增,并且高中、初中、小學呈現出顯著的梯度集中化,由此可以推論出:隨著孩子成長、家庭生命周期的推進,中心鎮的教育吸引力會愈發加強。

  在產業在鄉、就業吸納相對均衡的現實情況下,張家港教育資源的差異性分布更大程度上造就了農民家庭卷入城鎮化進程的微觀動力學:即在教育驅動下,家庭作為一個行動單位,其理性決策往往更傾向于“居住在城,工作在鄉”。一般意義上的逆城市化階段中,衛星城被稱為“臥城”,即居民的工作和文化生活仍在主城,只是晚上在衛星城睡覺休息,而張家港產業布局與教育資源分布之間較大結構偏離度的存在,某種程度上導致了一種倒置的逆城市化——居民的工作和文化生活仍在原生的村鎮社區,城區不過是“教育飛地”。

  

  二、瀏陽基層城鎮化的實踐

  瀏陽城鄉居民收入比為1.46∶1,是全國城鄉收入差距最小的地區之一。產業結構轉型是瀏陽城鎮化的重要推動力,不過瀏陽的產業分布特點使得其城鎮化出現了內部張力。瀏陽全市約有76萬農村勞動力,目前已有65萬實現了轉移就業。從產業分布看,主要有兩類產業集聚模式,一類是以工業園區為代表的集中模式,另一類是表現在特色產業上的分散模式,主要是花炮產業和現代農業產業。

  另外一個張力體現在產業的“留鄉拉力”和教育的“向城吸力”?!安翟諳紜敝皇譴由頻慕嵌卻戳伺┟窈拖绱屨ず系目贍芐?。但是,由于城鄉教育資源配置失衡,以及父母對子女教育的越發重視,城區優質的教育資源開始成為一股重要的力量吸引著農民進城。當地政府將入學指標和城區房產掛鉤,從而使得大量農民為了子女教育而進城購房,將子女安排到城區就讀。

  

  三、政策建議

  在中國2800多個縣市中,張家港和瀏陽無疑屬于經濟上的發達地區,為農業轉移人口打開了就地城鎮化的巨大空間,提供了一條邁向“扎根”的城鎮化的可能性。

 ?。ㄒ唬┕淘詰夭搗⒄褂攀?/p>

  在張家港、瀏陽的城鎮化過程中,鄉村之所以能夠避免流于空心化,關鍵在于產業在村、在鎮為農村勞動人口提供了就近就業及就地就業的選擇。分散布局的工業企業與特色現代化農業為鄉村人口提供了充分的就業空間,牽制住城市對農村勞動力的單向吸納。要鞏固鄉村產業發展優勢,促進城鄉協調發展,政府需要為鄉村產業的發展以及農村勞動力的就業提供良好的政策保障,支持鼓勵在地產業的發展,為農村勞動者提供就業機會和資源。在產業基礎與政策引導相結合的前提下,鄉村將在城鎮化進程中煥發更多的活力與潛能,逐步接近城鄉協調發展的理想模式。

 ?。ǘ┐俳逃試吹某竅緹?/p>

  張家港和瀏陽兩地的城鎮化經驗提醒我們,如果僅僅是“產業在鄉”,沒有“教育在鄉”的支持,人口在鄉城之間的均衡分布格局仍然不可能長久維持。當前階段,應在收入、職業發展等各個方面為鄉村教師提供更好的條件,切實提高鄉村學校的教學水平?!安翟諳紜迸浜弦邐窠逃錐蔚摹敖逃諳紜?,將為城鄉融合發展,為小城鎮發展提供最堅實的基礎。

 ?。ㄈ┍U轄橋┟竦摹叭ā?,不以退出“三權”作為進城落戶條件

  張家港和瀏陽兩地進城農民的落戶意愿低,他們擔心落戶城鎮會影響到在家鄉的收益。建議全面放開中小城市和建制鎮的落戶條件,不將進城落戶與退出“三權”作任何形式的掛鉤。按照具有合法穩定住所,或者具有合法穩定職業,符合其中一個條件即可落戶。同時,在村莊層面探索制定各種明確保障農民“三權”的舉措。

  中國的文化、社會和制度基礎,都為中國探索一條“扎根”的城鎮化道路提供了可能性。張家港和瀏陽兩地基層城鎮化的實踐,值得高度關注。

  相關鏈接
  最近瀏覽信息